50%受访者认为监警会形象正面 比率6年新低

发布时间:2020-08-11 已收录 阅读:816次

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简称「监警会」)由2013年起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每年进行民意调查,了解市民对监警会的形象及工作看法,今年有50%受访者认为监警会的形象正面,较去年下跌5个百分点,是同一调查进行6年以来录得最低的比率。

被问及监警会的形象较往年的百分点下跌,会否和警队形象或社运事件有关时,监警会秘书长俞官兴回应指,可能和今年的答案选项有所调整有关。记者翻查问卷内容,发现问题不变,依然为「整体嚟讲,你觉得『监警会』嘅形象係?」过往的答案选项为「正面」 、「颇正面」 、「一半半」、 「颇负面」、「负面」、「唔知道 / 冇意见」;今年的答案字眼略有改变为「好正面」、「几正面」、「一半半」、「几负面」、「好负面」、「唔知道/难讲」。

负责调查的港大民研总监锺庭耀分析时指,「监警会嘅工作係受制于警队形象」,他解释,过去5年警队的形象受政治事件影响,「捲入了政治漩涡」。市民对警队表现不满,会对警员作投诉,而监警会作为审阅投诉个案的角色「无可避免会受影响」。锺庭耀指,儘管现时的社会气氛已缓和,但监警会形象仍「滞后」,他相信原因是和法庭仍在审理和佔领运动的案件有关。他形容,警队及监警会的形象「追唔上大市」。

监警会于2009年成立,自2013年起委託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就监警会的形象、信心及满意度等进行调查。民研计划团队于今年3月19日至28日,透过固网及手提电话随机抽样方式,访问了1,002名18岁或以上本港市民。

就监警会形象方面,调查显示,50%受访者认为监警会形象正面,较去年下跌5个百分点;11%受访者认为监警会形象负面,和去年录得12%相若。与2014年3月,发生雨伞运动前所做的调查相比,当年有六成受访者指监警会形象正面,佔中之后一直下跌,今年更跌至新低。

18岁至29岁的受访者组别中,有15%认为监警会的形象负面,与30岁至49岁、50岁以上两个组别分别录得10%和9%相比为高。俞官兴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或是跟年轻人不认识监警会的职能有关,故有积极在大专院校、中小学做宣传工作,以提高年轻人对监警会的工作认识。相比2017年调查结果,当年18岁至29岁的组别受访者,认为监警会形象负面的有22%、30岁至49岁有11%、50岁以上有9%。

对监警会的信心方面,今年有四成受访者表示对监警会有信心,对监警会没有信心的受访者佔两成六,信心净值为(有信心减去无信心百分比)22%,较去年的信心净值上升3个百分点。2014年3月的调查结果显示,市民对监警会的信心净值为28%,同样地,佔中之后一直下跌。

满意度方面,受访者对监警会的满意度整体评分(以100分为满分),由去年的60.5分,稍微跌至59.6分,未能回复至2014年3月的62.5分水平。

另外,调查问及受访者对监警会审阅或处理警察投诉个案时,对监警会「独立性」、「公平公正性」、「效率」及「透明度」的看法,问题为:「你觉得监警会审阅投诉个案时嘅独立性係点呢?」、「你觉得监警会审阅投诉个案时嘅公平公正性係点呢?」、「你觉得监警会处理投诉个案时嘅效率係点呢?」、「你觉得监警会处理投诉个案嘅透明度係点呢?」

受访者可选「好正面」、「几正面」、「一半半」、「几负面」、「好负面」、「唔知道/难讲」。结果显示,「公平公正」及「独立性」的净值(正面评价减去负面评价)分别为30%及32%,惟「透明度」及「效率」分别为 -9%及-4%,反映市民认为监警会审阅或处理警察投诉个案时,有感欠缺透明度及效率。

监警会秘书长俞官兴表示,对于市民对监警会的工作,在「透明度」和「效率」出现「偏低」和「负值」的观感,表示理解,认为这是和监警会的工作性质有关。他表示,市民固然希望监警会可以把处理警察投诉个案的进程公开,但他指出,监警会在审阅工作未完成前,「过早或阶段性作评论是不适合,可能会影响(审阅)结果。」

在「效率」方面,俞官兴称,监警会经已尽量加快审理个案程序,由2016至2017年度审理个案平均日数133日,缩短至2017至2018年度,审理个案平均日数为96日。

被问到《明报》记者在旺角冲突期间被警员殴打一案,当事人向投诉警察课作出投诉,三项投诉分别被列为「无法追查」及「无法完全证明属实」,监警会同意投诉警察课的决定,裁定当事人对警员的相关指控不成立。投诉人不满结果,要求投诉警察课覆核,警察课覆核后会再交由监警会审阅。俞官兴指,案件正处于法律程序,现阶段不便评论。俞称,第二次审阅结果将由监警会通知投诉人,被问及是次覆核是否投诉人「最后一次(覆核)机会」时,俞回应回应,除非投诉人再提供新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