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中餐馆看似简单,在荷兰你却连菜单都看不懂啊

发布时间:2020-06-14 已收录 阅读:569次

对我个人而言,在荷兰上中餐馆这件事,实在是暗潮汹涌又困难重重,令人又爱又恨。是说,上中餐馆就上中餐馆,到底是有什幺好困难重重的咧?

首先是「吃饭咖」的问题。以非快餐式的中餐馆来说,点菜时以合菜居多,而合菜就是要揪人吃饭;但揪谁好呢?其实不是看到台湾人就可以乱揪的。据我亲身观察,旅荷台湾人(或是旅外台湾人)上中餐馆的频率和渴望,通常是和在荷兰(国外)待的时间长短成反正。举例来说,以下的对话,常出现在旅荷老鸟和菜鸟之间:

台湾人甲:那不如我们约出来吃个饭吧!

台湾人乙:好啊,要吃什幺?

台湾人甲:听说那个XX酒楼很好吃也,特别是他们的脆皮烤鸭,要不要一起去试试?

台湾人乙:蛤~还有没有其它的?荷兰有什幺好吃的?有没有什幺特别的荷兰美食啊?

台湾人甲:……你新来的厚?

因此,新来乍到的台湾人一般都不会是好的中餐馆吃饭咖。那幺荷兰人呢?其实荷兰人是可以揪的,而且他们也很乐意跟我们这些懂中餐门道的人一起吃饭。

只是跟他们一起吃合菜,常有对牛弹琴之感:当想讚叹师傅能把饭炒得如此粒粒分明时,他们嫌饭太乾,怎幺没有配上浓稠的酱汁;当你对着金黄色的鸡汤满意的叹息时,他们对自己面对那碗假装是蕃茄汤的蕃茄酱(还要宣称是中式理料)讚不绝口,还嫌你的鸡汤里的正统香菇咬起来像塑胶。

此时身处异乡中的种种愁怅与遗憾,便在此火光瞬间以恣意的姿态,昭然若揭于桌上的残飧与荷人发育不全的舌头之间了。

进中餐馆真要尽兴而归,唯有同样久留异乡的台湾人,才是上上选的吃饭咖。

再来是为什幺要上中餐馆的问题。荷兰的中餐馆大致上分成快餐式和合菜式的正式餐厅两大类。然而和台湾相较,荷兰外食贵鬆鬆,就算是向来以便宜又大碗着称的快餐式中餐馆,点盘炒饭也是六、七欧元跑不掉。平日嘴馋时,自己下厨,成本是外食的三分之一不到,而且要炒几盘就有几盘。为什幺要花三倍的钱去吃个自己很容易煮的东西呢?更不用说那些在荷兰还算普遍的港式饮茶,或是较正式的合菜餐厅;点个几道菜就觉得自己是挥金如土的败家子,吃饭的乐趣顿时减半。

因此,会上中餐馆的时机除了懒得煮、只想花钱了事外,就是想上餐厅吃吃自己不会煮或是不方便煮的东西‧那幺菜色就是关键了。

举凡如製作过程繁複的叉烧、烤鸭,或是备料麻烦的麻辣锅,都是我上餐馆的好理由。但长期住国外,怎幺可能吃个三宝饭或麻辣锅就开心了呢?都已经决定花钱上中餐馆了,日思夜想的锅贴、水饺,或是牛肉麵、大鲁麵,当然不会放过。有次我实在是嘴馋到不行,决定上快餐店的中餐馆打打牙祭。当我兴奋的对着亲切招呼我的老板娘点了十颗水饺和酸辣汤后,老板娘立马黑掉半边脸,但又瞬间堆起笑容的回我:

「不好意係,但係我们係广东菜,某有那个水饺、锅贴的啦!」

啊~是厚!中餐馆也有分菜系耶,我这样跑到广东菜馆点山东水饺,也实在是太失礼了。且荷兰(欧洲)能找到的中餐馆,九成以上都是广东人或香港人开的,也就是说,就算愿意花钱,要在荷兰(欧洲)找到卖水饺的中餐馆,还真是比台湾大财团的良心还难找。此时赫然想起,我老爸一天到晚Line我的老生常谈中的一句话:「能花钱解决的事,都是小事。」就又这样被人生印証了(所以我再也没有立场去阻止我爸继续透过Line,隔海传授无穷尽人生智慧给我惹这样)。

就算搞清楚菜系,在真正点菜时,特别在快餐式的中餐馆里,还是陷阱重重、危机处处。像是前述,为了迎合爱厚重酱汁的荷兰口味,而在各大菜色上所配上的重口味浓浓酱汁;或是一些不知从何而来,不知从何而终,出现在菜单上,让人难以一往而情深的一些菜色了(蕃茄酱汤,我又在说你)。

另外,在荷兰,由于一种神秘而暧昧的关係,快餐式的中式餐馆常会兼卖印尼菜(注一),让炒饭炒麵配沙嗲或虾饼,饭后再来个炸香蕉当甜点,好似再正常不过。虽然不难吃,但总不是让我愿意掏出欧元、日日夜夜魂牵梦萦的那一味啊~

好吧!那我看个菜单来点菜总可以吧?当然是不可以(注二)。如果可以我就不用写这篇废文还没有五百可以领了。就算看着菜单,我还是点不到我要吃的东西,就像台湾人永远盼不到的远通罚款(疑?)。吾人资质弩顿,不但汉语拼音差,且荷语又还没练到家,菜单对我来说,常常是有字天书。就拿下面这张菜单来说好了:

上中餐馆看似简单,在荷兰你却连菜单都看不懂啊

Hui Kuo很显然是种有名的酱汁或菜名,以至于店家觉得直翻即可,大家都会懂。但山人我就是不懂啊?我都不懂了,我就不相信那些整天只吃马铃薯配美乃滋的荷兰人会懂,老闆你这菜单这样翻,到底是图什幺?

而且你这样发音直译,到底是从哪个语言翻过来的?广东?北京?潮州?而Hui Kuo后面接的一堆Kai、Yuk、Nieuw、Xia又是什幺东西呢?我会荷文的鸡 (kip),所以勉强知道Kai是鸡的意思,莫非...Yuk是鱼吗?那多个k在字尾到底是想干嘛?Nieuw是新来的牛吗?那有新来的猪吗?

后面的Kung Pao我看得懂,就「宫保」嘛!虽然听起来很好吃,但那明明就是吃合菜才会点的,别想骗我,我可不是一个人捧着宫保鸡丁猛吃的傻老外啊~

上中餐馆看似简单,在荷兰你却连菜单都看不懂啊

不然再翻翻其它菜单好了。接下来这一面的菜单上,什幺 Tjiew、San Cha,没有一样看得懂的。最后两行的「炒三鲜(Chao San Xian)?」和「炒海鲜( Chao Hai Xian)?」倒是有猜出;那还是合菜的菜啊!

因此我必需很羞耻的承认,我到这种有字天书菜单的中式快餐店,只能点点炒饭炒麵,最多加盒叉烧了事。想到自己到中式快餐店点餐的能力,其实跟当地荷兰人无两样,实在愧对身为以食为天的台湾人。

到目前为止,本文都只停留在讨论「有」的阶段:在荷兰哪里有得吃中式食物?有什幺可以吃?至于「好」,也就是要进阶来说说哪里「好吃」……那就直接跳过不说了吧。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是有什幺好讨论的?只要来荷兰住上一年,以前你家巷口那家被你嫌得要死的麵摊,你都会愿意在荷兰花个五欧吃碗大鲁麵,吃到碗底朝天还大讚便宜。

靠着网路,现在长居国外与家人的沟通不再是问题;通讯软体开着,连远房的亲戚都可以三不五时隔空扰人的问你几时要回家、什幺时候要结婚。唯有家乡味和妈妈的好手艺,是这个什幺都可以3D列印的时代,少数仍无法取代、难以满足的乡愁(有本事你就给我印块鸡排出来啊啊啊)。

上中餐馆看似简单,在荷兰你却连菜单都看不懂啊

〈〈荷兰中式快餐店里必备的前菜和甜点:炸春捲和炸香蕉〉〉

——本文献给同样在世界各地飘泊、对台湾美食朝思暮想而不能自己的台湾吃货们——

注一:印尼是荷兰的前殖民地;也许是如此,许多印尼汉裔在移民到荷兰后,如果选择进入餐饮业,很自然的就开起印尼-中式餐馆。

注二:这里还是指快餐式的中餐馆。若是饮茶或是稍正式的中式餐厅,大多还是会备有中文菜单,且多半是繁体的。

请追蹤作者脸书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