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要怎样的绝望才会让一个临产孕妇以死相博!

发布时间:2020-05-22 已收录 阅读:278次

一个马上就要做妈妈的临产孕妇,因无法实现剖腹产手术,而默默选择了从待产室内跳楼自杀,以此来结束顺产给其带来的种种痛苦---这就是约十天前曾引爆各大网路媒体的绥德「8.31」产妇坠楼事件。

图据网路

事发后的几日内,急于撇清责任的院方和声称「坚持按法律程序走」的家属方就「到底是谁在拒绝产妇剖」问题进行了争论和交锋。从结果看,院方採取的一系列应对措施似乎已经让其在公众舆论场域中佔据到了优势。其中,某些新闻媒体在第一时间就产妇「跪求」家属的报道和渲染,加之一些「无声的」、「片段式」的视频资料,导致网路上大量对家属无知、家属冷血的批判好像已经成了导向性的评论意见。另外,前几天当地市专家组经过认真调查讨论,也已经初步认为:1.该产妇入院诊断明确、产前告知手续完善、诊疗措施合理、抢救过程符合诊疗规範要求。2.此次产妇跳楼事件,暴露出了医院相关工作人员防範突发事件的意识不强,监护不到位等问题。

至此,此事件的究责与定性似乎已经有了基调,不管客观事实如何,至少从目前来看,舆论控制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因为,网民关注的热点事件排行统计显示人们似乎正在淡忘此事。然而,此事件绝不是一个悲情的个案,我们绝不能仅仅满足和止步于查清责任,我们更应该深入地反思为何在当今这样法治、文明、开放和包容的时代还发生这样的一起「封建式」的悲剧事件?我们也更应该冷静的分析,为何一个可能只差一两个小时就要当妈妈的临产孕妇,会绝望到用跳楼自杀、一死两命的方式去抗争?这名可怜的孕妇,搭上了自己及腹中胎儿的性命到底是要抗争什幺?

若对此事件稍作回顾,我们会发现,很多当时觉得「好像有道理」的情节似乎都是值得我们疑惑的。

首先,院方为何要在事发后及时爆料产妇两次「跪求家属」剖腹?或者说某些内部消息灵通的媒体为何会在第一时间渲染性报道产妇「跪求家属」剖腹未果?若事实真是如此,那家属的残忍和愚昧的确值得每一个人去批判,但从另一个角度想,家属的意见真的可以作为左右专业医疗方案的唯一依据吗?「家属不同意」院方就真的一点责任没有吗?难道在是否剖腹产的问题上,一个神志清醒的、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产妇,在这个特定的时空里她的各种权利都自动失效了吗?

其次,院方亮出的经产妇家属签字的《产妇住院知情告知书》真的可以免除院方根据产妇具体情况的变化随时提供相应医疗方案的勤勉义务吗?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手术入院前都要签署一大推各种告知书,但作为普通人,即便知晓风险也很难真正做出最有利于病情的医疗方案,因此,最终必须听取院方的专业建议,院方真正的免责途径应该是儘力提供相适宜的医疗服务,而不是沾沾自喜地拿出家属签署的告知书。

由于很多客观事实至今尚未查清,我们不便依据法律、法规的规定去设想性地划分谁的责任。逝者已逝,这些责任不管最后如何划分都已经晚了,我们不应该将此事仅仅作为一个个案来讨论此事件算不算医疗事故、医院到底有没有违约或者有没有侵权、家属到底是不是真的那幺愚昧和残忍?我们应该放眼未来,因为,这个事件其实折射出了很多现实的问题,比如关于孕产妇的知情权和选择权问题、医院的顺产指标问题、家属的意向性意见和医院的专业医疗方案制定的冲突问题等等。所以,我们更希望这个事件能够成为捍卫孕产妇权益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公共事件。

网路媒体网民